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我的手机连接游戏仓库 第三百三十三章 生命难以承受之重

发布时间:2020-01-15 16:22:58

我的连接游戏仓库 第三百三十三章 生命难以承受之重

张老没理会他,反而有种不思其解的感觉:“这人参……”

安宁也忍不住了,问:“这人参怎么了?”

张老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才悠然点头:“这人参,比我预想的还要好。八一??中文???.?8?1㈧Z?㈠.?C㈧O㈧M?”

听到这话,众人表情不一。

特别是钟家老大,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一片,刚刚自己还在质疑,这根人参是不是有问题,结果张老回头就说了句,“这根人参比预想的还好”。

这打脸度来得太快了,他都来不及反应,一时间尴尬不已。

还有那位二婶,刚才最先质疑陈正谦跟这根人参的就是她,听到张老这么一说,顿时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

“这怎么可能?”她低声喃喃道。

但是在这一小片空间,她的声音却让大家都听到了。

张老瞥了她一眼,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不满之意显露无疑,顿时让她讪讪然。

陈正谦则在心里暗笑,让你们不识货,现在被打脸了吧!

安宁他们三个,都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望着盒子里的这根人参,张老想了想,说:“为什么说这根人参好呢?其实看人参,最基本的,是‘看五形识六体’。五形包括须、芦、皮、纹、体,六体则是灵、笨、老、嫩、横、顺。”

看到大家一脸茫然的样子,他也不以为意,继续说道:“一般来说,长条须,老而韧,根须上面点缀着小米粒状的‘珍珠点’的,才是老参。如果根须色白而且水嫩的,就不是纯正的野山参。而且根须是越长越好的。这根人参的根须,虽然不是我见过的最长的,但是也不差了。”

大家都忍不住看向张老手上的盒子,果然,这根人参的根须相当长,让人看到后,自内心的惊叹。

张老干脆把盒子对着大家,指着人参说:“再说这芦,所谓的芦,就是人参露出地面的部分。芦上的纹理细密紧凑,就说明是好参,相反则不是。而且圈数越多,参龄越长。你们看这根人参,妥妥的百年老参啊。”

钟家老大忍不住凑近一看,果然看到这人参的芦上长着一圈圈细致紧密的纹理,不仅不觉得难看,反而有种难以言状的美感。

张老继续道:“还有这参皮,典型的黄褐色老皮,质地紧密,而不是白色的嫩皮。还有这光泽,甚至比京城那个老家伙手里那根还好。”说到这里,连张老都忍不住惊叹了。

大家面面相觑,虽然不知道张老口中的那个老家伙是谁,但是能跟他相提并论的,估计都是医学家的大拿,少说也是御医级别的吧。

难道说,这根人参,真的有那么好?

陈正谦也是心里惊讶,他虽然很自信,毕竟这是仓库出品的道具,质量保障的,但是说到专业知识,他就不如张老了。

当然,说得越详细越好,这样才能显得自己这根人参牛逼嘛!

看到还有人脸上挂着不以为然的表情,张老摇摇头:“你们这些人啊,不识货!”

一句“不识货”,让钟家几个人都尴尬不已。

“现在市面上的人参虽然不少,但是很多都是人工培育的,有点年头的林下参都算不错的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纯正的野山参,而且还是这种百年老参。我估计这参的参龄,已经过一百二十年了,如果不是老伙计需要,我都想把它截下来了。”张老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紧紧盯着盒子里这根宝贝,眼中闪过丝丝肉痛和不舍。

就像酒鬼碰上了五十年的茅台,偏偏被人买走了;嫖客碰到了向自己招手的姑娘,却现口袋里的钱不够一样!

钟华勇一家彻底沉默了。

安宁他们则是大松口气,总算证明了这根人参是没问题的。

张老看向钟家老大他们,问:“现在人参也找到了,你们想好没有,到底要不要对老将军用药?”

“这个……”钟家老大脸色犹豫不决,眉头紧锁:“张老,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张老没好气地说:“你真当我在诓你不成?如果有其他办法,我会愿意眼睁睁看着老将军在病床上受苦?”

要是别人敢说这话,他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真是岂有此理。

看到老将军的几个儿子都一脸犹豫,张老心里也在暗暗叹气,摇头道:“不是我说你们,如果老将军自己能说话,他也不会愿意这样活下去,还不如痛快一点呢。”

那位可是敢在战壕里,用刺刀给自己挖子弹的狠人,就算老了,身上那股气势,也依然还在。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钟家一直活跃在军政商三界的原因。

大家都知道,只要老将军还在一天,钟家就不会垮!

不过也存在弊端,就像现在看到的这样,他们早已经习惯了靠着老将军这棵大树乘凉,现在大树将倾,一时间变得手足无措,连个真正能拿主意的人都没有。

看钟家二代的几个就知道了,虽然明面上做主的是钟家老大,但是他碰到这种事情,也是满脑子浆糊。

张老实在看不下去了,重重一哼:“你们心里想我不想知道,但是也能大概猜到,但我跟老将军几十年的老朋友关系,他的为人,我还是很清楚的。奉劝一句,当断则断,相信老将军自己也会同意的。”

“那就——”

钟家老大,钟华勇他父亲忍不住闭上眼,脸上闪过一丝决绝神色:“用药吧!”

说完这句话,钟家老大身上的气势,以肉眼可见的度衰退,整个人好像衰老了几十岁一般。

其他人脸上也布满了不忍,就连钟华勇,原本对父亲还颇有微词的他,心里突然难受地说不出话来了,鼻子酸酸的,趁大家不注意,偷偷用袖子擦了擦眼角。

陈正谦忽然可以理解钟华勇他父亲的心情了。

当他说出那句话,就意味着,他要跟自己的父亲说再见了,应该说,是永别。

身为人子,却在父亲重病卧床的情况下,被迫做出这样的决定,哪怕他现在已经是一方大员,见惯各种大风大浪,恐怕此刻心里也是十分难受。

他是父亲,也是儿子,还要承担起振兴家族的重任。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生命的难以承受之重吧。(未完待续。)

益阳市妇幼保健院
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成都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衡水治白癜风费用
天津白癜风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