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万古邪帝 第1875章 衣陨 纱留 神威

发布时间:2019-12-15 20:19:21

万古邪帝 第1875章 衣陨 纱留 神威

变化,来得太过猝不及防。

神无双,本该飞升二部神界,却落了下来?

神无双,一掌把六位圣人圣君分身轰成重伤?

神无双,敢对二部神界的圣人分身出手?

护着邪天飞身的太微,懵了。

正准备离去的弯刃,懵了。

被重伤的六位圣人圣君,懵了。

邪天也懵了。

神无双却笑得异常灿烂,异常冰冷。

急迫了很久的他,此刻毫不犹豫地吐出一口浊气,显得非常轻松。

随后在这静如鬼蜮的渡口中,他颇有情调地转身看向六圣,摇摇头。

“弱爆了。”

再然后,他环视一周,视线停在某地,笑道:“这六位,是送与阁下的礼物,望笑纳。”

最后,他缓缓抬头,看向裂开的圣穹。

“唔,还有十息……”

十息。

是太微带着邪天消失于此界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他视线开始下落,落在呆滞的太微身上。

看这种蠢货,仅仅需要一眼。

一眼后,他又看向了邪天。

“有意思……”

神无双笑喃。

他发现一息前还因惶恐、担忧而呆滞的这双血眸,虽尚显茫然,却已渐渐冷静。

“对智多近妖的你来说,方才猝不及防的变化,足以让你产生魂飞魄散的猜测……”

这真的很有意思。

他很想知道,邪天是如何不受这种猜测影响,从而重归平静的。

所以,他想问问。

“你……”

你字刚出,他又转头看向天边。

当他头颅转动到位时,婢奴女已然站在了渡口的崖顶之上。

“邪天小心!神无双居心叵测,他……”

惶急之声戛然而止。

因为心急如焚的婢奴女,终于看到了天上的太微邪天,也看到了不远处一脸微笑的神无双。

身为遗弃之地的主宰,婢奴女用最快的速度分析了眼前局势,灰眸顿时茫然。

太微带着邪天离去,本该是极好的结局岳阳治疗卵巢炎费用
,然而……

“即将离开的二人,为何一脸茫然,而神无双他,却在笑……”

“说完了?”神无双笑着瞥了眼婢奴女,继而看向邪天,“时间还够,尚有九息,我们,慢慢来。”

“神无双有到艾玛医院做人流的吗
,你太自大了!”婢奴女气势爆发,灰眸中满是杀意,“既然不是圣人了,就休要猖狂!”

此时,气息爆减的神无双,身上再无一丝圣人气息。

但婢奴女并不是第一个发现的,邪天才是。

所以他非常确定,圣人不圣人,对他而言根本没意义。

重要的,是神无双手里的天衣。

而此时,神无双也举起了天衣,伸手一拨,天衣遮颜的乱发被撩起,露出面容。

“此女,是谁?”

邪天身躯微颤,正欲开口……

“是谁都不重要。”神无双静静看着邪天,“重要的是,你下不下来。”

“少主,你千万……”

太微话音未落……

嘭!

神无双轻轻一掌,击在了天衣的额头上。

“天衣!”

这声担忧、心痛的悲啸,无法拯救天衣。

早就被六圣折磨得濒死的天衣,毙于此掌。

但一张白色的面纱,却从死去的天衣头颅飞出。

神无双伸手欲抓,抓了个空。

邪天不想抓这张噩耗,噩耗却飞到了他眼前。

波光流转间,白纱上浮现出一张漂亮到无法形容的陌生面孔。

虽陌生,邪天却知道这才是天衣的真容。

这张面孔有些茫然。

但看到邪天,她就不茫然了。

“邪天。”

又是淡淡的沙哑声,其内夹杂的一丝娇羞的欣喜,如刀般刺在邪天的心上。

“扮成我,你为何这般傻?”

天衣因为这话中的痛苦悲伤,微怔。

微怔之后,她脸上绽放出比鲜花还灿烂的笑容。

“我以为,我有把握的,结果,还是不如你啊……”

话说得有些俏皮。

因为邪天第一时间就想到,自己在神宫刑路上说过类似的话。

天衣用自己说过的话回答自己,邪天却笑不出来石家庄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
,胸腹反而剧烈一抽。

“你不,不用这样的……”

邪天垂下了头,声音哽咽的他,似乎不想和面纱中的天衣对视。

“对了,我帮到你了么?”

“帮,到了……”

“太好了!”面纱中的天衣,脸上全是由衷的欣喜,却渐渐露出全身,“总算帮到你一次了,天衣死而无憾,再见,邪,邪天,不,不要忘,忘记我啊,不,不要

,忘……”

随着话音,面纱中的天衣身影,渐渐因远去而变小,直至虚无……

两息。

三息。

“放,放我下去。”

颤抖地接住没有一丝灵气的面纱,邪天颤抖开口。

“少主……”

嘭!

握着面纱的左手,重重轰在右肩上,失去被太微拽住的右臂的同时,邪天朝地面落去。

“少主!”太微目眦欲裂,伸手欲抓!

“我敢保证,你抓他哪里,他就会自斩哪里。”

神无双轻飘飘的话音,宛如万钧重山,压得太微动都不敢动。

但不动,就眼睁睁看着少主下去么!

“该死!该死!该死啊!”

太微急得吐血!

发了疯似的攻击着牵引自己上界的天道意志。

然而这种行为,比仙界之人飞升上界还艰难万倍。

邪天落地。

依旧垂着头。

神无双又笑了。

“还剩五息。”

不出他预料,时间足够。

他手里的天衣,绝不是要挟邪天的筹码,死了就死了。

死了一个天衣,还有小妹,大狼狗,楚灵仙,殷甜儿,抗天宫所属南昌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抗天楼所属,九州界……

总而言之,邪天在乎什么,什么就是筹码。

是以,筹码多得数都数不过来。

而他知道,这些才是邪天下来的原因。

天衣,只是让邪天感受他决绝的道具而已。

“但你口腔科费用京都儿童
,为何还让我感觉不甘呢,莫非是因为,我现在只是窥源境……”

带着讥诮的暗喃未落,似乎也察觉到此点的婢奴女,终于将杀意化为真实的杀伐,攻向神无双!

“婢奴女……”

面对婢奴女的攻势,神无双淡淡笑道:“哪怕我修为尚未彻底恢复,也不是你能……阁下,你过了!”

暴怒的了字未落,神无双已被两抹金色刀光洞穿腹部!

“哈哈,神无双,你死……”

孰料补刀的婢奴女大笑未落,神无双全身一震,圣人气息,再度爆发!

见此一幕,太微和弯刃如遭雷劈!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再次……”

“这不是身外道,而是他自己封印的修为!”

噗!

仅仅是神无双爆发的气势,就让婢奴女如遭重击,以百倍速度吐血倒飞回去。

(本章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