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星月】空 名(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2:39:50

这天从乡里回来,妻看见我眼睛可湿了。妻说:“你咋把身体弄成这样,脸又青又黄,是不是胃病又犯了。”我说:“没有呀,我感觉挺好的。”妻抹一把泪嗔怪地说:“别骗我了,我知道你好强,有病也不会说有病。快去洗个澡吧,我给你下面条。”
妻的关心,每回都使我感动不已。当时,我不知道妻是怎么看上我的。我又黄又瘦,二尺九的裤子拉着地,而且在那帮知青中,偷个瓜摸个桃的都是我带头。我们相爱后,妻的父母知道了,就给女儿说:“芙蓉,拿你那模样,找个啥样的找不着?非要找汪阳。那小子偷鸡摸狗的,是个贼坯子,不会成大气候。”妻很坚决,说:“我既爱他,我就爱到底。汪阳不是那种窝囊人。”在我参军上车那天,妻偷偷跑到车站送我,还用她买香皂牙膏的钱给我买了钢笔、日记本。我俩一个在车上,一个在车下,手握着手,直到开车了,妻还不愿松开。妻说:“汪阳,到哪儿好好干。”我说:“芙蓉,你放心,我不混出个人样就不见你。”然而,也不知娘胎里就决定我没做官的运还是怎的,在部队苦干了四年,到底没混上四个兜。
复员后,妻的父母又要她和我断绝关系,而且给妻找了个军官。一天晚上,我俩相会了。我给妻说:“芙蓉,听你妈的话吧,不要管我了……”妻说:“说那傻话咋,我找你来是和你说,咱们马上结婚。结了婚,谁再说啥也没有用了。”
那夜的月色很好,秋风吹得也烈,空气很凉,有点袭人。我和妻坐在城西的那块棉花地里,妻把头埋在我的怀里,我把脸搁在妻的脸上,我的泪唰唰地流下来。干了的棉花棵子摇动着,干了的开着白花的棉桃在低低地吟唱,好像祝福我俩结成伴侣,白头到老。我对天发誓:我一定要混上干部,起码混个副科级。不然,我就对不起芙蓉。
后来,我被分到建筑队。
在建筑队,和泥,提灰,背砖搭架,我奋不顾身。我的精神感动了领导,我被提拔为团支部书记,又因为我会写会画,文章上过省市报刊,我被调到S局任宣传科长。
不久,县里成立电视台,我又被选拔到电视台当记者,在电视台上班后,采访、写稿、喝酒和干部们打哈哈,忙的我晕头转向,把什么都忘了。一天晚上,妻割了肉,买了酒,为我当上记者庆贺。席间,妻说:“咱不说当多大的官,能和大姐夫、二姐夫那样就行了。”妻的大姐夫是B局副局长,二姐夫是C局副局长,而且都是实权派。妻的话使我忽然想到,是呀,记者算什么呀?吹喇叭抬轿的,要干还是混个副科。
这夜,我失眠了。
这夜,也是秋天,秋天的夜空很高、很远,月儿很圆,很明,谈谈的月光从玻璃窗泻进屋里,洒在妻那娇美的面容上。我横看竖看都好像看到妻脸上写着副科级几个字,我的心颤动了。是的,为了妻子,我一定混个副科。不然,不但不能和大姐夫、二姐夫比,连那帮战友也不能比,因为我的战友有的已经当上正科了。
以后,我每时每刻都在为副科而努力。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年我已经三十四岁了,按县上规定 5岁以下不提副科,只剩一年了,我的副科还没影子,怎么办呢?我愁的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一睡着就做恶梦。见人就和人说,说啥也要弄个副科。有人说,在电视台要当副科是不可能,现在除非下乡,当副乡长,副乡长就是副科级。于是,我找到一位当乡党委书记的战友,那位战友说,当记者不好么?到哪个单位吹哪个单位欢迎,离家又近。要说是这样,我家在县城,下班就可以和妻子女儿团聚,况且在电视台,扛扛像机,拿拿话筒,经常露面,名声挺好。可我不能为这些,我奋斗的是副科,我要当副科。我声音很高,大有不到黄河不死心的决定。
我那位当乡党委书记的战友看我那坚决的样子,笑了笑:“你到我哪儿去吧,先当办公室主任,到冬季换届时当副乡长。”
于是,我来到小泡庄乡。
我来到到小泡庄乡就拼命干,别人下乡我下乡,别人包队我包队,还有办公室那一摊子吃喝拉杂事,整天忙得我焦头烂额,晕头转向。我本来胃不好,由于吃饭不正常,病情逐渐加重,但我忍了,身体为副科让路。有时乡里哪些小不点干部,二十来岁的副乡长,动不动就对我发号施令,什么事都要我干。稍有些慢,就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凭我的性格我是不会让他们的,可为了将来对我的考察,我咬咬牙,忍了。为了副科。
副科,副科!我简直走火入魔,妻子给我端来面条我还想着啥时能下我的副乡长的命令。
我今天回来是参加县政府明天召开的一个会议,我正好感冒,我喝了面条,正准备发汗,电话响了,是乡党委书记打的。书记说,明天市计划生育检查团来检查,抽到小泡庄乡,要我马上回去做准备工作,明天的会议由民政所长接替,一会儿乡里来车接我。
我离开准备动身。妻说:“你在发汗呢,明天早上再回去不行么?”我说,不行。计划生育是一票否决。如果计划生育搞不好,其它工作再好也等于白干了,说不定我这副乡长的命令也难下了。
由于我及时赶到乡里做了准备,由于我安排周到,市计划生育检查团很满意,给小泡庄乡评了先进,乡党委书记提着的心放下来,直拍着我的肩膀说:“汪阳,谢谢你,谢谢你,我明天就去组织部,催他们赶快把你的调令下来。”
就在送走市计划生育检查团的这天晚上,我的病情突然重了,乡里把我送到了县城,送进了医院。
我发高烧,体温烧到40度多。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像有人把我抛向空中,又推向大海,我吓得大喊大叫:“别扔我,别扔我……”妻紧紧抓住我的手叫我:“阳……阳……你醒醒……你醒醒……”我睁开眼睛,见妻附在我的身旁,泪水涟涟,哽咽着。“你怎么啦……”我说:“我在做梦,一会儿觉得有人要把我抛向空中,一会儿又觉得把我推向大海……”
妻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第五天,我清醒了。
第六天,乡党委书记带着乡里一帮干部来看我了。乡党委书记很高兴地说:“汪阳,你的副乡长命令下来了。”
“是么”?
我欣喜若狂,下床就要给他们敬烟,可是我两脚刚一着地,我的膝盖一软扑通摔倒书记面前。
人们吃惊地把我扶到床上,妻把医生叫来,经过检查,确诊为病变侵犯关节,患了类风湿性关节炎。
我哭了。我说:“我的副乡长命令刚下来,我还要去乡里工作呀……”
“副乡长?”医生看着我重复了一句,脸上现出一丝嘲笑:“不就是副乡长吗……”
妻趴在床上哭着拍打着床:“怨我,都怨我……”。
外面下雨了。
雨越下越大。

共 244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空名,很有意义的小小说。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若都被虚名所累,反而活得辛苦,活得不快乐。我其貌不扬,却有一个真心爱着我的姑娘。我去当兵,却未混到个一官半职,复员回家后姑娘不顾父母反对,坚持嫁给我。结婚后我在县里的电视台做记者,夫妻恩爱,工作顺利,小日子过得很不错。在一次酒席宴上,妻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我心里掀起波浪。大姐夫二姐夫都当官了,妻子不希望我大富大贵,只要能像两个姐夫一样就行了。从此,我就为仕途拼命地努力,甚至为了个副局级调到乡政府工作,我为了心中的目标努力工作,最后终于得到了升任副乡长的职务。当官的喜报伴随着病痛一起来到,为了一个所谓的空名,我从此就要和病痛相伴,又哪里去体会成功的喜悦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们活得这样累,究竟是为了啥呢?没有了健康的身体,当多大的官,又有什么意义呢?很有启发意义的文章。推荐阅读【编辑:红尘有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7020026】
1 楼 文友: 2015-07-01 16:59:22 感谢罗老师赐稿星月,问好!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2 楼 文友: 2015-07-01 17:01:01 健康快乐才是福,功名利禄皆是空。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楼 文友: 2015-07-01 17:02:04 期待老师更多的佳作,祝创作愉快!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4 楼 文友: 2015-07-02 15:10:58 人生在世,健康平安最重要,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5 楼 文友: 2015-07-02 18:19:42 问好大哥,恭喜又一颗红豆,文笔依旧如此老道,妹妹学习欣赏了。
6 楼 文友: 2015-07-12 09:59:07 我哭了。我说: 我的副乡长命令刚下来,我还要去乡里工作呀
副乡长? 医生看着我重复了一句,脸上现出一丝嘲笑: 不就是副乡长吗
妻趴在床上哭着拍打着床: 怨我,都怨我 。
欣赏佳作。问好学习!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中医对老年痴呆有用吗
小孩睡觉流鼻血
小孩晚上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