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 第671章 回来了?穿越了?

发布时间:2020-01-17 00:54:09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 第671章 回来了?穿越了?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滴——

因为窗帘的遮挡而光线幽暗的房间中,一只白皙的小手从墙壁边床上缩成一团的被窝中伸出来,一把按在了床头边矮柜上响个不停的闹铃上。

闹铃的响声戛然而止,而那只停住了闹铃的手先是有些懒散无力地就这么搭在床边一小会,紧接着,似乎是受到了外面寒气的刺激,从被窝里传出了一声模模糊糊的嘟囔声,那只停住闹钟的小手以和之前慢吞吞地伸出来时截然不同的敏捷缩回了被窝里。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房间里再一次安静了下来,除了房间主人窝在床上发出的轻微的呼吸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不过,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这样的平静就被打破了。

啪嗒,啪嗒,从房门外的走廊上传来了轻微但却节奏感十足的脚步声,紧接着,房门的把手下压,然后被从外面向内部推开了一道正好能够露出来人脸庞的缝隙,一位相貌美丽,气质也十分温柔的女性推开房门将一小半身子微微探进房间里来。

“契露丝,快起来洗漱吧,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房间内,床上仿佛和身周的被卷已经完美合二而一的某人动了动,然后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几声哼唧作为对女性的回应。

对于女儿那明目张胆的赖床行为,女性脸上露出了一点点的嗔怪和出自之外的浓浓溺爱,有些好笑无奈地看了一眼床上的自家女儿,女人一边慢慢地将门阖上,一边熟练地开口说出了最近几乎每天早上都要说的那一句话来。

“十分钟时间哦,再不下来的话,到时候又会让灰风那孩子在外面等你呢,最近天气可是一点点变凉了哦。”

说完,房门被女人轻轻地阖上。

安静了几秒之后,房间中重新恢复的安静被床上的一阵微微带着懊恼郁闷的小孩子耍赖撒娇一样的声音打破了。

“唔姆~~~嗯~~~窝不要~~~”

嘴上一边说着“不要”,可少女还是一边打着哈欠揉着眼睛,从被窝里露出头慢慢地在床上坐了起来。

嗯,17岁高中少女契露丝,今天一天也是从早上起床就开始教科书式的口嫌体正直呢(误)。

因为昨晚睡前洗澡后头发没干就躺下睡觉的缘故,一头原本漂亮柔顺的紫罗兰长发如今微微有种炸了毛一样的感觉,尽管光泽仍旧鲜活动人,可偏偏这一缕那一撮地长毛乱翘,看起来颇有喜感。不过契露丝本人却似乎对此并不太在意的样子,看上去仍旧很困的少女显然还没有从梦乡中完全清醒过来,坐在床上两眼有些呆滞地看着屋内四处的家居摆设,明明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可刚睡醒的少女眼神中一瞬间流露出来的却是一阵陌生。

紧接着,似乎是大脑重启进度完成了不少,契露丝眼神中的迷蒙也逐渐被清醒取代,轻叹了口气,少女抬手习惯性地想要摸摸自己头顶那毛茸茸的狼耳朵,可结果却抓了一个空。

啊,对了,自己……现在已经完全和普通的人类少女一样,没有狼耳狼尾了呢。

意识到了这一点的同时,一股轻微的寒意化作了鼻腔的一阵瘙痒,醒过来之后却只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的少女因为自己的神经大条,受到了来自季节气温的小小惩罚。

“……哈啾!”

打了一个可爱的喷嚏,契露丝吸吸鼻子开始准备下床,与此同时,仿佛是有心灵感应一般,房门外传来了本应该早就已经离开去了厨房的母亲大人的高声提醒。

“契露丝,起来之后快点穿衣服洗漱,小心别感冒了!”

几分钟后,契露丝有些无精打采地出现在洗漱间,一边用自己的牙刷刷着牙,一边打量着镜子中,那个穿着一身在欧式皇家制服的基础上添加了不少现代元素的以酒红色和深褐色为主的学院制服,却顶着一头有些乱糟糟的紫毛的女孩。

已经一个星期了……果然,仍旧没有太多的实感呐。

心里感叹着,契露丝另一只没有拿着牙刷的手抬起来,对着镜子张开,两脚微微拉开与肩齐平,心中默念了一句:

——「吹风术」!

………………

…………咕~~~~

除了早上起来感觉空瘪瘪的小肚子因为饥饿而对自家主人突然的中二行为发出声音表示嘲笑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生。身体里没有什么魔力在流动的感觉,周围也没有凭空出现的气流流动,她那一头的乱毛,并没有像曾经的那样被她随手召唤出来的轻柔流风抚顺。

少女无言地收起自己那在洗漱间里突然做出的愚蠢“施法动作”,顺势用抬起的那只手去拿起了水槽边的水杯,然后放下牙刷开始漱起口来。

正常?还是不正常?

契露丝想不明白,虽说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可她仍旧不清楚,到底是她出问题了,还是她所在的世界出问题了。

她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一星期之前的那一幕。

在亚勒斯大陆东大陆上,为了阻止塔菲尔的手下们在埋骨沼泽地那里搞出来的混沌兽潮大暴动,她和小伙伴们,与作为秩序守护者的龙族和白精灵们联手在埋骨沼泽地外与混沌兽潮和塔菲尔手下的那些高手们展开了大决战。一番激烈的苦战,娜诺哈,塞卡莉娅,灰风姐,两位白精灵长老都先后失去了战力,不过他们却总算是也将塔菲尔手下的高手们压制住,同时依靠着凤凰一族的及时援军也快要成功地抵御住混沌兽潮的攻击了。

可就在这时,塔菲尔本人却亲自出现了。这位从五十年前开始就一直在暗中策划着要在大陆上制造混沌破坏秩序的变质者,原本只是因为在意手下们好不容易弄到手的来自四圣教空间之中的那两枚异种法则神格,却在到来之后第一时间就看出了契露丝身上的本源法则封印以及封印之中藏有他梦寐以求的诺兰异种法则的事情。

存在本身已经彻底产生了变质的塔菲尔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她和塞尔曼两个他们这边最强的高手联合起来都根本没有战胜他的办法,而她拖延时间等待妮恩和约克救援的意图更是因为塔菲尔的提前安排而失效,显然就在插手东大陆这次事件之前,塔菲尔就已经想好了要如何对付一直在寻找他踪迹的妮恩和约克,并且利用诡计引开困住了她们。

后来的事情,契露丝的记忆就不是很真切了,她只能想起来那个时候自己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够让塔菲尔得到自己身体里的诺兰异种法则。但她似乎是失败了,因为就在她转身打算逃走的那一瞬间,一股令她至今都记忆犹新的剧痛让她彻底地失去了意识,也中断了她的记忆。

没错,剧痛,痛彻心扉,痛入骨髓,痛的,仿佛是她这个人被一股由内而外的怪力直接撕裂成了碎片一样。

哐当。

契露丝手中的水杯掉落在了水槽中,里面的水一下子溅得到处都是,好在洗面池够深,溅出来的水并没有太多地弄到她穿好的制服上。

契露丝咬紧了牙关,握着牙刷的那只手因为用力过度白皙的手背上都冒出了青筋,而另一只手则是仅仅地揪着自己的胸口不放。她抬起头,就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脸色比平时更加苍白,配上那一头乱蓬蓬的紫毛,镜子里的小人儿竟是有种令她陌生的憔悴虚弱感。

没错,她在害怕,怕得不得了……即使是过去一个星期了,哪怕只是稍微想起一点那个时候经历的那种痛苦,她都会怕成这样。

灵魂被硬生生地撕裂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所以,记忆如此清晰,那种痛楚如此刻骨铭心……那些,应该都不是梦才对吧?

可如果是那样,现在这又算是什么呢?梦?

契露丝看着镜子中穿着很有贵族学校风格的校服的自己,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力的自嘲微笑。

总不成,是自己在那个世界死了之后,又一次穿越重生了吧?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冥冥之中掌管着穿越重生的神明对她还真的是太偏爱了呢——

“……小白你果然在这里发呆,都已经这个时间了,再不快点就要迟到——呃,小白,你身体不舒服么?脸色好差!”

契露丝扭过头,看着站在洗漱间门口,看起来比她还年幼却和她穿着同样的校服的少女,一头银灰色长发,自然垂下的刘海之下,是一对令她无比熟悉的金绿异色瞳。

“……我没事的,灰风姐,只是发了会呆。”

-----

---

一会之后,在契露丝家的客厅里,契露丝坐在餐桌前,有些无奈地应付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娇小女孩。

“灰,灰风姐,我都说了啦,我真的没事,没有发烧没有肚子疼今天也不是我……那个,来那个的日子,我真的很好很精神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啦。”

契露丝努力让自己显得很真诚地对灰风解释道,不过还没等灰风开口,倒是从厨房里端着早餐来到餐桌上的蒂雅丝先有些担忧地开口了。

“诶?契露丝,你身体不舒服么?”

与此同时,坐在餐桌另一侧,原本正在看报纸的瑞恩也微微放下报纸,眼神越过报纸上沿看向自家女儿,虽然没有说话,但父亲关心女儿健康状况的神情却溢于言表。

契露丝身边,灰风一绿一金的大眼睛眨巴眨巴,虽然没有说话,不过眼神里那种刨根问底不会轻易被蒙混过去的意思相当明显。

来回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些亲人,契露丝虽然心中颇有些无奈,可不知为何,一种更加温暖的感动情谊也随之涌了上来。

没错,如果这真的不是梦,而是自己死后又一次的穿越重生的话,那么神明对她真的是太过宠爱了。

一个星期的时间,足以让她了解如今她所在的这个世界的情况,虽然极其个别的细节处有些违和,但这个世界剩余的那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地方,都和她在成为契露丝之前生活的地球一模一样……不,或者说其实她根本就是重新回到了地球所在的时空之中。

不过,她却并没有回归成为原本的那个宅男黑客,而是仍旧保留着契露丝的身份和外貌,成为了一个正在家附近的贵族高中上学的女高中生。而且,曾经在亚勒斯大陆上直到生死别离之时才和她相认的亲生父母蒂雅丝和瑞恩,在这个世界里完全平安无事,和她一同组建了一个父母女儿三人其乐融融的和和美美的小家庭。

而在亚勒斯大陆上与从她出生开始就一直亦姐亦母地照顾她长大,从来都是任劳任怨地守护在她身边的姐姐灰风,则是和她一样没了狼耳狼尾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孩,成为了和她青梅竹马从小到大上学都是一块的邻居小姐姐,而灰风的父母,也就是住在契露丝一家隔壁的邻居,正是契露丝再熟悉不过的赫兰以及塞尔曼这对傻瓜夫妇,当然,两人和灰风一样,在这个世界里也根本不是什么魔狼和红龙,而是一对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人类夫妇。

除了没有了魔法与斗气,没有了那些惊心动魄的冒险生活之外,几乎和契露丝在亚勒斯大陆上的日子一样,不,甚至更好。

“没有啦,都说了是灰风姐她担心过头了啦,我很好啊,就是刚才在洗漱的时候犯困所以发了会呆而已嘛。”

这么说着,契露丝对最好“对付”的瑞恩先是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又扭头用眼神向灰风传达自己“真真真的没事光线”,果然在这个世界里有些隐性女儿控的傲娇老爹轻咳了一声,收回视线把报纸重新立起读了起来,而灰风虽然对于契露丝的说法仍旧有些怀疑,不过最终还是抵挡不住这个邻居妹妹的撒娇,轻轻哼了一声权当放过了她。

只有蒂雅丝没有那么好骗,在契露丝的桌前放下盛着煎蛋和火腿吐司的餐盘,蒂雅丝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额头,另一只手则是抵在了契露丝的额头上。

“真的没有不舒服吗,契露丝?”

“妈~没有啦,你看。”

确认没有发热,又看到自家女儿那张和平时似乎确实没什么两样的神采飞扬鬼精灵的小脸,蒂雅丝这才舒心地笑了起来,刮了刮契露丝的鼻子。

“好了,那快点吃吧,不然你又要连累灰风跟你一块迟到了。”

契露丝皱皱鼻子,开始低头以最快的速度解决起早餐来,蒂雅丝宠溺地看了女儿一小会,然后对灰风笑了笑。

“灰风,麻烦你了。”

“没事的,阿姨。”

“有你一直照顾我们家契露丝真是太好了,啊,你吃过早饭了对吧?我给你拿杯果汁吧。”

长春治疗银屑病那家医院好
天津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看癫痫病到哪里
三亚治癫痫病医院
遵义癫痫病医院名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