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绝品邪少 第5490章 给我滚

发布时间:2020-01-16 18:11:37

绝品邪少 第5490章 给我滚

一缕红纱照烛灯,对影成双侧缠绵。

竹楼晓夜听风雨,窗外寒露彻人心。

叶无缺和曲白秋在屋子里有说有笑的,享用着这大山的恩泽,世间最纯净最自然的食材,清香可口,虽然全素,但是被曲白秋一双妙手的烹饪,让叶无缺差点咬掉了舌头。

他连呼好吃,赞不绝口。

曲白秋一个劲儿的推辞,说过奖了,被叶无缺夸得俏脸上升起一丝红晕,心里美滋滋的。

女为悦己者容,即便是曲白秋这样的女孩子心里也肯定希望别人的认可的,叶无缺深知个道理,所以从来都不吝啬夸赞。

反正夸两句又不要钱,追女孩子就要放心大胆的说嘛。

另一方面,曲白秋做的饭真的是太好吃了,跟唐豆豆一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下地下,间隔了十万八千里。

他们两人在房间谈笑,却没有注意到门外一处阴影一道眼神紧紧的盯着他们的影子,一瞬不瞬,和这露重的寒夜一样的冰冷。

“叶无缺……”王胜从牙缝了挤出几颗字,五指扣住身边一株大树的树皮,一阵喀嚓作响,竟然生生的扣下来一大块树皮。

他额头的青筋都在暴跳,眼底红了起来。

怒火,在燃烧着他的理智。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叶无缺见曲白秋有些心不在焉了,就知趣的起身准备走人。追女孩儿不能一个劲儿的穷追猛打,得知道进退,把握一个度才行。

再加上曲白秋这种淡薄的性子,更加记不得,得徐徐图之才行,否则过犹不及。

“秋白师姐,谢谢款待。不过我不会做饭,这么把下一次下山的时候,我请你吃饭好吗?今天我就先回去休息了,爬了一天的山,也累了。”叶无缺挠挠头,适当的露出一丝不好意思。

“嗯,你不用客气的,一些野味儿山货而已,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喜欢就好。”

曲白秋害羞的点点头,送叶无缺出门。

“秋白师姐留步,不用送了,反正也没有几步路。”叶无缺摆摆手,投给曲白秋一个感谢的眼神。

“恩,叶无缺那你一个人回去吧。我要练功,就不送你了。”

这么晚了还要练功么?真刻苦!

叶无缺点点头,心里美滋滋的,吃饱喝足了准备回屋子睡大觉。

但是没走几步,就感到后背一阵针扎一样的疼,他心神一凛,顿住了脚步,心道:这大山里这么的荒凉,这回儿特么不会有熊瞎子来袭击吧?

他之前差点成了一头熊瞎子的口粮,那种惊惧的感觉可是记得真真的,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知道自己被盯上了。

叶无缺回头看了一眼,眼神一沉,熊瞎子倒是没有看到,却看到王胜这个混蛋,咬着牙捏着拳头像鬼一样,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

“你想干什么?”

“嘿嘿,我想干什么?你这个混蛋,竟然敢打曲师姐的注意,曲师姐是我的,你说我想怎么样?是男人就跟上了,咱们找个地儿单练,今天我不把你给打服了,我‘王’字倒过来写。怎么样?你敢不敢?要是不敢的话,乘早滚回去当你的少爷,跟你妈撒娇去。”

王胜阴测测的瞪了叶无缺一眼,恨不得用鼻孔看叶无缺,一副目无人的样子,盛气凌人,傲慢无礼。

看着叶无缺的眼神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尼玛,你“王”字倒过来翻过去的有什么两样?

叶无缺瞪了王胜一眼,他就吃这一套,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退缩,谁不敢去谁特么的是孙子。

“小子,你以为你是王战大师的后辈子弟就以为我不敢揍你。另外,小子,我们之间的事情请不要带上我妈,你要是再敢辱及我妈,我保证你会让你后悔。”

叶无缺眼神锐利了起来,上学那会儿他也打过不少的架,几乎没有输过,功夫虽然不会,但还是会几招社会拳的。

估计,打起架来,这小子的功夫还不如我的社会拳好使呢。

“嘿嘿,无知。好我跟你的纠纷的确不应该带上对方的家人,我道歉。这就走着吧,跟我来。”

王胜说罢,转身便朝着黑乎乎的林子里走去。

叶无缺看了一眼,这会儿弦月刚上枝头,淡淡的月光只能够勉强视物,远处的山峦重影交织,近处古木暗影浮动,山风清冷,偶尔有猛兽的咆哮嘶吼声传来,还真有些渗人。

不过,已经到这个份儿上了,叶无缺害怕也只能够硬着头皮上了。

叶无缺加快脚步追上去,他胸憋着一口气,大步流星,想要追上王胜,但不论他怎么努力,王胜始终掉在前面十米左右的地方,这让叶无缺很气愤。

他气归气,整个过程却在观察着王胜的动作,越看越是心惊,心里越是打鼓。

王胜脚步轻快,看似动作缓慢,其实一步跨出至少够自己追好几步的了,几乎片叶不沾身。跟一路跌跌撞撞、气喘吁吁的叶无缺比起来,高下立判。

甚至,王胜害怕叶无缺跟丢了,或者退缩不敢来,还特意的停下来等叶无缺,也不说话就是冷冷的嘲笑。

但这嘲笑,却每每能激起叶无缺胸的火焰。

叶无缺只有咬牙跟上,大约十分钟左右后,突然眼前豁然开朗了起来,出现了一面巨大的镜子。

不,那不是镜子,是一个直径大约两百多米的山顶湖,湖面平静的像是一面镜子,倒影着繁星、弦月,若时空之倒悬。

湖周边有一块空地,比较平整,应该是他们整理出来的,方圆十来丈,周边的树木有不少的损伤的痕迹,看起来这里应该就是王战的弟子们经常切磋的地方。

“叶无缺,我欣赏你的勇气,但是鄙视你的愚蠢。没想到你还真的一声不吭的就跟了过来。嘿嘿,我该说你是傻瓜好呢,还是该说你鲁莽好呢?”

王胜正了正自己的衣衫,将两只手背到身后,扬了扬下吧,不屑道:“来吧,我也不欺负你,我让你两只手和你打。这次我要是在十招内没有把你打趴下,要是动了手都算我输。

来吧,快点结束这一场无聊的争斗吧,我还要回去练功呢。

另外,你要是输了的话,就给我滚下山去,永远不要出现在这里,离秋白师姐越远越好。

要是你还是纠缠秋白师姐的话,下一次我会打断你的三条腿,今天就发发慈悲,先打断你的两条腿吧。”

王胜冷笑着,语气平静,但是却满是自信和鄙夷,他像是在宣布一个事实一样,而不是在面对一场不确定的战斗。

“哼,王胜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闲话少说,要是你输了的话,我也不用你滚下山去了,你也离秋白师姐远一点。另外见到我,要叫我师兄如何?”

叶无缺虽然心虚没底,但是这脸还得要,面子还要涨,大话还得说。

幸亏这混蛋王胜让了自己一双手,否则还打个屁啊。

“哼,自不量力,答应你又何妨!”

王胜说罢,双腿一蹬地,背负双手扑了过来,敏捷像是一头正在猎食的花豹。在昏暗的环境之,他的身影化作几乎成了一条黑线,叶无缺看都看不清楚。

“哎,这个混小子,真是该说他自不量力呢,还是说他勇敢呢?”

远处苏岚眼神复杂的叹了一口气。

清川轻笑了一下,饶有兴趣的看着苏岚,嘿嘿笑道:“苏岚,这个小子之前还对你有意思呢。这么快就见异思迁,看上了我师妹曲白秋,还不自量力的跟王胜打架,这不是拿着鸡蛋碰石头么?你怎么想?”

“想什么想?”苏岚白了清川一眼,嘴角浮现一丝笑容:“我只是把这个小子当做弟弟看而已。董事长对我有大恩,我不能让她失望,清川师兄,王战大师是怎么说的?”

苏岚一边说,一边眼神不离叶无缺,准备随时救援。

毕竟,普通人对上真正的练武之人,动辄就是骨断筋伤的下场,搞不好会留下永久性的损伤的,她万万不能让叶无缺受伤太重。

但让他受一点伤也不错,至少能让他收敛收敛,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清川叹了口气,苦笑道:“不知道,我也猜不透师父的想法。他老人家在想什么,我们从来都猜不到,不过这一千万他没有要,托我转交给你,让你带回去。”请访问:

重庆市江津区中医院
长沙市第一医院
承德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河源看牛皮癣多少钱
唐山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