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荒兽主宰 第一千四六零章 蛮横对敌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5:03

荒兽主宰 第一千四六零章 蛮横对敌

剑非仙道:“如此也省得我们太过费力。不过,只怕此子身上隐秘牵涉太深,皇室就算查出什么,也不会对外泄露半点。”

炼巫天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我们多用点心,总会获知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

剑非仙与炼巫天谈话之际,暮成雪望着青龙大街,微微摇了摇头。

赦无生道:“昔日繁华无比的青龙大街,如今却成这等破败不堪的景象,这一切的过错,皆在于青龙州主贪念太大,为夺域主大位,不择手段。”

断尺惊虹始终望着燕澜,此刻点了点头,道:“此人野心极大,不可不防。”

暮成雪深吸口气,道:“没想到此人乃是鳝王麾下之人,这下就有点麻烦了

。”

赦无生微微点了点头,他知晓鳝王的身份,故而没有多说什么。

燕澜此刻也能听到他们的谈话,不过在修复魂力,恢复修为,并没有急着发问。

暮成雪道:“诸位,我等略施修为,将这万里之内清理一番吧。所幸建筑有防护大阵保护,毁坏并不大,只是灰尘实在太多。”

赦无生、断尺惊虹、剑非仙、炼巫天均是点了点头,暮成雪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没有人有理由拒绝。

一番修整过后,青龙大街又恢复原先一尘不染的模样。

燕澜一众此刻正盘坐在一个小型广场上,暮成雪布置了一个简单的聚灵阵法,帮助燕澜几人恢复修为。

整整一日过后,燕澜方才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经过一日修复,燕澜魂力恢复了四成,修为也恢复了五成,暂时并无大碍。

悟色尚在沉修,紫漪和龙牛消耗极其巨大,依旧陷入昏睡之中。

剑非仙与炼巫天宛如守着猎物一样,始终在远处静静地坐着,他们看到燕澜苏醒,连忙起身走了过来。

燕澜心神一动,将云破大剑皇的神魂从幽火空间中取出,抛给了剑非仙。

剑非仙接过,仔细查探了一下,发现云破大剑皇只是有些虚弱,并无大碍。

接着,燕澜对炼巫天道:“抱歉,聚魂尊者虽被我收为御奴,但我在镇压地脉化龙禁诀的过程中,耗尽了他全部的力量,他已经灰飞烟灭,所以我无法还给你。”

“你……”

炼巫天瞪大眼睛,指着燕澜,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他静静地等了一天,等来的结果却是聚魂尊者已经死了。

炼巫天深吸口气,冷厉道:“你为何到现在才告诉老夫?”

燕澜故作无辜道:“因为我怕我提早说了,你会动手杀我。”

炼巫天怒道:“难道你现在就不怕老夫杀你?”

燕澜笑道:“现在不怕,因为我已经恢复了实力,你杀不了我!”

“你……”

炼巫天又被燕澜的话噎住了。

沉吟数息,炼巫天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道:“燕澜,你可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误?实话告诉你,聚魂尊者乃本盟阁老,地位尚在老夫之上,你居然将他弄死了,本盟若是得知此事,必定将你扒皮抽筋。”

燕澜不屑一笑,道:“若是无冤无仇,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着,会去寻聚魂尊者的晦气?是他与青龙州主狼狈为奸,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不料被我所擒,是他技不如人,何故怪罪到我的头上。再说,若非青龙州主丧心病狂,催动地脉化龙禁诀,聚魂尊者也不可能会死。说到底,聚魂尊者的死与青龙州主脱不开关系,你们有种就去找青龙州主讨要说法。”

“你……”

炼巫天再一次被燕澜搞得无话可说。

换做以前,炼巫天必定会找青龙州主讨要说法。可是现在,青龙州主是鳝王麾下之人,以他的身份,怎敢去找鳝王麾下之人讨要说法。

除非丹盟之中更高地位的人出手,方才有资格找青龙州主问罪。

不过,丹盟之中,平日里就阁老主持大局,那些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本无从去寻找他们的踪迹。

也就是说,眼下丹盟之中,炼巫天就是最高掌局者,面对鳝王,无计可施。

剑非仙微微一笑,道:“燕澜,就算青龙州主脱不了干系,但你也别想撇得一干二净。杀了人,总得给个说法,你说吧,该如何解决此事。”

炼巫天对于此事也颇为头疼,听到剑非仙这么一说,乃是让燕澜自己道出解决之法,便抬目看向燕澜,静待他的说法。

燕澜又是微微摇头,轻笑道:“二位,难道你们听不出我刚才话中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聚魂尊者的死与我没有半点关系,全是青龙州主的,所以我无可奉告。”

“你……”

炼巫天有一次被燕澜呛到,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燕澜心中嗤笑,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的他了,面对这些老辣成精、心肠歹毒的老怪物,绝对不可以有半点退步,必要的时候,需要强词夺理、推卸。

“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炼巫天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燕澜耸了耸眉道:“不好意思,我罚酒吃得太多了,不少你们这一杯。”

“你……”

炼巫天感觉自己的脑袋要冒烟了,胸口有点发闷,好像要咳又咳不出来的感觉。

这种感觉,用一个词来修饰,就是“如鲠在喉”。

就在此刻,暮成雪与赦无生走了过来。

炼巫天的目光闪烁几下,沉声道:“你们莫非也要包庇燕澜。此子杀人不眨眼,总有一天,你们要自食其果。”

暮成雪笑道:“巫天阁老言重了,我们不是包庇,而是保护。燕澜终究是老夫亲眼看着成为王战魁首的,对他颇为欣赏,故而有了惜才之心。在老夫看来,他是受人所迫才杀人的,诸位难道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会自缚双手,坐以待毙。”

赦无生也是笑道:“燕澜乃本盟驯皇,他的脾性老夫最了解不过,他怎会滥杀无辜?顶多出手教训。换做老夫是燕澜,在那种情势下,只怕会当场毙杀云破大剑皇和聚魂尊者。燕澜倒好,手下留情,看来还是不够狠辣。”(未完待续。)

巴中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焦作治疗睾丸炎医院
铜陵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巴中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焦作治疗龟头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