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信了你的邪 第88章 生离死别【求收藏求推荐】

发布时间:2019-09-24 14:07:05

信了你的邪 第88章 生离死别【求收藏求推荐】

沈迟抬手,喝了一大口啤酒,顿了顿才道:“所以,你不必觉得内疚,是我杀的他,就算你当时救下了他,只要有机会,他迟早有一天还是会死在我手里。”

那是他第一次,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杀人。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种温热液体在脸上淌动的感觉

信了你的邪  第88章 生离死别【求收藏求推荐】

虽然在说着那么血腥的事情,但他的表情竟然还是很平静:“可能你会觉得轮不到我来判决他的生死,在我杀他的同时我也是罪人,但是,有的时候不是你觉得就是对的。”

“那你就能……保证你做的是对的吗?”陆韶有些恼怒地反驳。

“能。”沈迟非常认真地看着他:“我能。”

他从不会轻易判决一个人的生死,但是当世间万物,那些心地纯善到连死亡都觉得是恩赐的没有生命的物品们,都觉得那个人该死的时候,他不觉得应该让那个人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就像娄敏材。”沈迟冷笑:“他身上已经背了两条人命,如果就因为年龄的原因就让他活着,这其实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有很多是罪有应得,有很多是无辜的人,他们都死了。可是他还活着。”沈迟举起啤酒,临空从左倒到右:“他们钻了空子,他们千方百计地想活着,可是他们活着就会有更多人死。”

他猛然转过头,盯着陆韶:“我的存在,就是让他们无处可逃,可空可钻,他们的命,天不收,我收!”

陆韶终于无话可说。

他感觉浑身的热血都在涌动,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句话。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他哆嗦着手掏出烟,递过去,沈迟摇了摇头,他也不劝,掏出打火机打了几下才点着,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才慢慢平静下来。

“其实我不想回宁霞县的。”陆韶声音低沉:“但是五年前,我爸把我叫回来,他要死了,他的遗愿是我回到宁霞县接他的班。”

沈迟神色一凛。

“那个钥匙是他给我的,他说让我等十年,如果十年没人来,我就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陆韶一口接一口地抽烟,手有点抖,语速也渐渐快起来:“他说……如果有人来,让我告诉他一句话。”

“什么话?”

“不要去查,好好生活。”陆韶狠狠地熄了烟,眼睛赤红:“沈迟,我知道你有特殊的能力,你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我也知道你比我厉害,别的事情我不会多嘴,但是这件事情,我希望你慎重考虑,我爸一辈子从不无的放矢,他这么说,定有他的道理。”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踌躇片刻,他低声道:“我也听说了你调任的消息,恭喜,虽然对于你的想法,有些方面我现在无法认同,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们依然是朋友,对吗?”

沈迟轻轻与他一碰杯,语气温和:“当然。”

陆韶抬手将酒尽数喝完,轻轻地道:“再见。”

脚步声渐渐远去,沈迟安静地坐在秋风中,看着陆韶开着车子渐渐远去,四周重新陷入寂静。

不要去查,好好生活?

沈迟慢慢地笑了起来,他举起啤酒,慢慢地喝完,一滴不剩。

苦涩的味道从舌尖漫延开来,一路苦到了心里。

陆韶他爸可能是好意,但是……他早就做了选择。

“小迟……”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飘忽轻微,它仿佛无处不在,从每一块砖石中透出来,带着无奈和怅惘。

“我来送您。”沈迟垂着头,开了一罐啤酒,慢慢从左倒到右:“老爷爷,明天……”

他说不下去了。

那声音颇为费力地慢慢地道:“能在走之前……见你一面……已经没有遗憾了……”

房子老了,它为他们遮挡着风吹雨打已经这么多年,从他牙牙学语到顶天立地,它始终安静地矗立在这里,等待着他的归期。

沈迟微微一笑:“还记得,当初我第一次听到你说话吗?”

“当然……记得……”它轻忽的声音仿佛也带着笑意。

那时候沈迟正在唱歌,他五音不全,自尊心却又非常强,不想在别人面前丢脸,倔强地躲在阁楼一遍一遍地唱。

练不会的时候,就一个人躲起来哭,然后他便听到有人在轻轻地哼着调子……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没有人知道,沈迟只会唱这一首歌,一字一调,丝毫没有差错。

“老爷爷,明天我就不来送您了……”沈迟声音几近哽咽。

“好……小迟……你要好好儿的……”

生离死别,是这个世间最无奈的事情。

他可以带走储钱罐,可以买一套房子放下那些他舍弃不下的东西,可是却没办法搬走他最舍不得的房子。

物品们的生命何其脆弱,又是何等的短暂。

曾经有部电影说过一句话,诉尽了其中的凄凉和无奈。

【时间可以伸缩和折叠,唯独不能倒退。你的鹤发或许是我的童颜,而我一次呼吸能抵过你此生的岁月。】

这一生,何其漫长,他送走了太多伙伴,终于连房子爷爷也离他而去了……

离得远了,他拿出拍了老房子最后一张照片。

百年何足度,乘兴且长歌。

齐健来接沈迟的时候,乍一眼望去有些惊恐。

卧槽?他哥这不会是……哭了吧?

想起之前沈念说的事,他试探地道:“哥……听说,陆队长要调走啦?”

“嗯。”沈迟神情冷淡:“你也收拾收拾,我调到市局了。”

齐健懵了几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卧,卧槽?”

这惊喜来得太意外了!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沈迟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看着他一脸白痴的样子有些不解:“你怎么了?”

“我,我,幸福来得太快了,我有点承受不能!”齐健简直开心到飞起了:“那我也升职了?调到市局了?哇噻,简直了,果然要抱大腿啊,这升职速度跟坐火箭似的!”

傻不拉叽的,沈迟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回局里吧,要去办手续。”

这种事儿自然没人会给他添堵,一切办得又快又利索,正忙着呢,沈迟响了。

他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会是谁?不会是贺茜换了个号码吧?

他挑了挑眉,接了起来:“喂?”

姚洪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站在水龙头下面,一边说一边直哆嗦:“沈顾问,不好了,我,我们这边死了两个人!”

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南昌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雅安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是哪级医院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在线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